麻州最高法院判定UBER让消费者开户时同意的网上条款没有法律效力

任何用网络从事经营活动并且要求客户审核同意网上条款的商家,请大家谨慎地审核贵公司是以怎样的方式通知到客户网上条款,是否在要求客户生成账户或发生购买行为之前,给客户足够的时间去理解网上条款,并且用非常清晰的方式得到客户的同意。


2021年1月4日,麻州最高法院对Christopher Kauders 和Hannah Kauders状告UBER一案中,UBER强行要求用仲裁方式解决与客户争议的问题作出判决。法官认为,虽然UBER网上条款里界定与消费者的争议用仲裁方式解决,但是这个网上的协议条款无效。这个判决无疑对网络服务商要求消费者签署网上条款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


两位原告是使用导盲犬的盲人,在要求使用UBER时被遭到拒绝。原告在法院起诉,但是UBER要求使用仲裁来解决争议,理由是原告与所有客户一样,在登记成为UBER客户时,在网上的客户使用条款下打了勾,表示阅读并同意。仲裁判定UBER胜诉。但是,当UBER要求法院确认仲裁结果时,法院驳回允许该案子用仲裁解决的决定,认为UBER客户的网上登记过程中,由于缺少把其网上条款合理地通知给客户,所以这个登记过程不构成一个合同。UBER不服向麻州最高法院上诉。最高法院维持地方法院判决。


最高法院认为,商家给消费者的网上条款需要满足两个条件才能构成一个合理的合同,(1)给消费者条款的通知必须合理,及(2)消费者同意条款的表示方式必须合理。法院认为UBER要求消费者同意条款的表示方式不合理,比较模糊。UBER要求司机第一次表示其同意网上条款用了该语句,“请确认您阅读所有文件以及新的合同“,之后,UBER又要求司机第二次表示同意网上条款。但是UBER对客户既消费者表示同意网上条款的要求却没有那么清晰。客户被要求输入信用卡信息时会看到这样一个通知,”由于我生成UBER账号,我同意UEBER网上条款及私有信息规定“,但是法院发现,消费者可能都看不见这个通知就顺利地的登记账户,或者都没有机会去理解这个通知的法律意义就按了”完成“键。法院认为UBER没有满足这两个条件中的任何一个,所以这个与消费者签订的网上合同没有法律效力。


在麻州用网络经营和完成消费者/客户购买的商家,一定要注意在生成网络条款时,提供给客户足够的清晰的通知。不然,一旦与消费者发生矛盾,需要依据网络条款对消费者强制执行的时候,消费者就可能对该网络协议的法律效力提出挑战。如果需要该方面的法律意见,请联络LION’s LAW.


CONNIE DAI

August 27, 2021

1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虚拟货币以及数字资产是个热门的话题, 已经引起了很多注意, 随虚拟货币以及区块链 技术的发展和应用的快速发展已经改革了很多行业,想必您已经听到了很多新的概念和名 词, 比如说Daos, DeFi, Metverse, GameFi, NFTs, Web3, 等等。 所以, 什么是虚拟货币呢?虚拟货币是数字资产的一种, 它的核心概念基本上是一个去 中心化的数字货币, 这个货币是通过区块链处理并且存在

今年六月的某一天,一麻州客户公司告知他成功地介绍卖方和买方做成一笔虚拟货币挖矿 设备的交易。三方计划,在中国的买方把货款汇至麻州的客户公司,客户扣下他的佣金,把余下 的货款汇至位于纽约州的卖方。客户询问此交易模式是否会使其公司定义为从事“货币服务业”和“ 货币转账服务”而必须申请执照,以及此行为在美国反洗钱法下可能存在的风险。 在美国,对货币服务业和转账服务以及规定反洗钱的法律是Currency

通常,当一家公司由于公司领导层的一些决定使公司陷入困境时,股东和其他相关人员可能会指控董事存在不当行为或违反了其职责或义务。然而,导致公司陷入糟糕情况的决定并不总是等同于不当行为。当董事诚实、谨慎并有理由相信他们的行为符合公司的最佳利益时,“商业判断法则”(Business Judgment Rule)可以使他们不必对其行为对公司所产生的不良后果承担法律责任。 商业判断法则是麻省乃至美国长久以来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