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州最高法院判定UBER让消费者开户时同意的网上条款没有法律效力

任何用网络从事经营活动并且要求客户审核同意网上条款的商家,请大家谨慎地审核贵公司是以怎样的方式通知到客户网上条款,是否在要求客户生成账户或发生购买行为之前,给客户足够的时间去理解网上条款,并且用非常清晰的方式得到客户的同意。


2021年1月4日,麻州最高法院对Christopher Kauders 和Hannah Kauders状告UBER一案中,UBER强行要求用仲裁方式解决与客户争议的问题作出判决。法官认为,虽然UBER网上条款里界定与消费者的争议用仲裁方式解决,但是这个网上的协议条款无效。这个判决无疑对网络服务商要求消费者签署网上条款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


两位原告是使用导盲犬的盲人,在要求使用UBER时被遭到拒绝。原告在法院起诉,但是UBER要求使用仲裁来解决争议,理由是原告与所有客户一样,在登记成为UBER客户时,在网上的客户使用条款下打了勾,表示阅读并同意。仲裁判定UBER胜诉。但是,当UBER要求法院确认仲裁结果时,法院驳回允许该案子用仲裁解决的决定,认为UBER客户的网上登记过程中,由于缺少把其网上条款合理地通知给客户,所以这个登记过程不构成一个合同。UBER不服向麻州最高法院上诉。最高法院维持地方法院判决。


最高法院认为,商家给消费者的网上条款需要满足两个条件才能构成一个合理的合同,(1)给消费者条款的通知必须合理,及(2)消费者同意条款的表示方式必须合理。法院认为UBER要求消费者同意条款的表示方式不合理,比较模糊。UBER要求司机第一次表示其同意网上条款用了该语句,“请确认您阅读所有文件以及新的合同“,之后,UBER又要求司机第二次表示同意网上条款。但是UBER对客户既消费者表示同意网上条款的要求却没有那么清晰。客户被要求输入信用卡信息时会看到这样一个通知,”由于我生成UBER账号,我同意UEBER网上条款及私有信息规定“,但是法院发现,消费者可能都看不见这个通知就顺利地的登记账户,或者都没有机会去理解这个通知的法律意义就按了”完成“键。法院认为UBER没有满足这两个条件中的任何一个,所以这个与消费者签订的网上合同没有法律效力。


在麻州用网络经营和完成消费者/客户购买的商家,一定要注意在生成网络条款时,提供给客户足够的清晰的通知。不然,一旦与消费者发生矛盾,需要依据网络条款对消费者强制执行的时候,消费者就可能对该网络协议的法律效力提出挑战。如果需要该方面的法律意见,请联络LION’s LAW.


CONNIE DAI

August 27, 2021

1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近来,我们收到了很多关于竞业禁止法律的问题,如今便借此篇文章来谈一谈一些需要重点注意的地方。显然,马萨诸塞州在2018年十月的竞业禁止改革(MNAA)对任何在马萨诸塞州有员工的雇主都具有广泛的影响。虽然雇主仍然可以对大多数员工使用竞业限制协议,但如今的法律需要雇主使用新的方法来起草、实施和执行这些协议。业内普遍认为更加严格和紧缩的新法律的实行,会大幅减少竞业禁止协议在麻省的应用。 首先,新的法律使

LION’S LAW P.C. 2022年2月10 日 最近有公司客户来电咨询,公司有意辞退一名表现不佳的员工,但该员工突然声称自己有精神障碍,公司经理询问在这样的情况下辞退该员工是否存在对残障人士的不当解雇的风险。 在美国,政府一向很重视对残障人士权益的保障,不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1990 年的美国残疾人法案 (ADA) 和《马萨诸塞州公平就业实践法》保护了有身体或精神障碍的员工、有身体或

近日,麻州最高法院就 CHARLES M. LIEBER vs. PRESIDENT AND FELLOWS OF HARVARD COLLEGE & another 一案作出判决。本案中,原告查尔斯·M·利伯 (Charles M. Lieber) 就初步禁令动议被驳回提出上诉。在该动议中,利伯试图要求其雇主(哈佛大学)根据赔偿政策, 为其支付在面临刑事指控时所产生的律师费和开支。法院得出结论,